解一场 无法融化的悲伤

2009/07/26 14:49
这样的时刻,应该是这样的。
快乐的微笑,辛勤的忙碌。
像从前一样。
用手指轻轻抚动柔软的刘海,
眯起眼睛看着太阳。

我知道,
你总会过的更好,
离开任何人都不能使你变得消沉,
就像路过的我们一样。

你是如此善良可爱,
这会是我们所有人的结局。
走过往事的阴霾,
再回忆往事的时候,
只有快乐,没有哀伤。


请不要说再见,
永远不要说再见。
用一个拥抱来代替道别。

back at one

2009/07/23 22:01
~~~
one,you're like a dream come true



2.jpg
two, just wanna be with you

4.jpg
three, girl it's plain to see that you're the only one for me


3.jpg
four, repeat steps one tru three

5.jpg
five, make you fall in love with me


它是一条河。湍流急旋在你温热的血液。      

它是一场梦。辗转反侧在你不安的灵魂。         

它是一颗心。只有在午夜迷失过的人们。 

才能看见它的秘密。

凉薄夏天

2009/07/22 23:09


sun.jpg

逆时光 指缝间的光阴


失去以后是失去 得到之后也是失去


No matter for whom the flowers open, I would prefer it to bloom, than to perish.

那些花儿,那些温暖。
开放在熟知与陌生里,默默。
很多故事,都会讲起,
当时的花香。

那些街景,那些气息。
流连在过去与现在的,回忆。
很多的声音,萦绕在耳畔

夏天没有犹豫的到来。
如同我没有犹豫的忆起。
那些人和事,
还分明的。
在脑海,在心口。



我就是要煽情嗷嗷嗷

2009/07/12 19:13
1.时光以消耗的形式,磨平了我关于夏天的最后一点念想。

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星星,
在每个角落绽放的光明,
而我们难免有恐惧。
不知道明天在哪里,
害怕拥有一切又再失去的伤心。


每个人都曾失去方向停在原地,
再强的人也要呼吸,
而我们都需要勇气,
在盼望时继续下行,
那乌云终究会散去,
直到雨和眼泪洗净天空,

总有一天,终会看清,
也无风雨也无晴。


2.这一年的高考再也与我没有了关联,所有的悲喜都是那么陌生。

快乐这个词,
就是我们唇间剩下的,
最简朴最隐晦的一句告别。
每个人都曾伤痕累累,
满天飞舞起洁白的雪花,
飘落这世间每个纯净与不纯净的角落。



3.最近一直在看夏河和洛洛的事情,在夏河的博客看到一组图片。从04年到09年。 作为一个腐女就真的感慨万千起来。



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梦,
直到你学会包容和付出。
夜晚总是那么孤独,
这条路一直那么长。
但只要你相信,
爱,是唯一的救赎。
只有经历了痛苦,
才会懂得坚忍和珍惜。

在一起 Till the end[黑執事同人文]

2009/05/25 22:51
賽巴斯欽纖細的,手指溫柔的拂過夏爾的髮絲.

"Yes,my lord."

蠱惑般的聲音響起,如被蛇誘惑服下禁果的夏娃。我們的契約自此開始。



part1

午後溫暖的陽光照在夏爾身上,蟬鳴適時響起,把午後的現實與愜意無限拉長。窗外是漫過天際的綠意。布魯布魯慵懶的撥弄自己的毛髮,漫無目的的看著院落里忙碌,且顯然越幫越忙的三人。

平和,閒適。這裡是凡多海姆宅邸一個平常的午後。

夏爾坐在書房裡,他放下手中裝幀精美的書籍。撫額。然後舒了一口氣。這樣的動作在一個12歲的少年身上看來都顯得故作老成。夏爾心想,淡淡的牽動嘴角,自嘲的一笑。

敲門聲響起。

“進來。”夏爾收斂起唇邊淡淡的笑容,恢復了平素淡漠的神情。

“少爺。”賽巴斯欽把紅茶送至夏爾手邊,“是時候可以休息一下了。”之後負手而立于夏爾身邊。夏爾抬頭迎上的是賽巴斯欽好看的笑臉。

“知道了。”是夏爾沒有感情的聲音。

賽巴斯欽淺笑著,看夏爾修長的手指端起茶託送至嘴邊,唇線分明的唇瓣微啟,抿住杯口,透明的喉結有節奏的上下滑動。“真是精緻的玩偶。”賽巴斯欽這樣想著“讓人忍不住像是收藏起來。”然而他的臉上仍就是那副高深莫測的表情,之後恭敬的行禮退下。

房門關上的同時,夏爾放下茶託,微微鬆了一口氣。果然,在他面前總是希望表現自己自信篤定的模樣。夏爾望一眼空曠的書房,輕揉酸澀的眼睛,打了個哈欠。窗外吹進的風,撩撥著夏爾緊繃的神經。

......

於是,賽巴斯欽再次回到書房,就看到這樣的情景。午後並不猛烈的陽光照在書桌上那個沉睡少年的臉上。他整個人好像都浸湮在。漂亮的膚色在光暈里更是迷人,纖長的睫毛微微眨動,挺拔的鼻子,淺紅的嘴唇,完美的臉部輪廓。賽巴斯欽看著沉睡的少年,喃喃自語道,“只有在睡著的時候才有點孩子的樣子啊!”便自然的走到夏爾身邊,小心翼翼地把人橫抱起來,“這樣睡會著涼的,也不知道把窗戶關一關。”

賽巴斯欽抱著夏爾走向臥室。“嗯。。。賽巴斯欽。。。”懷中的少年似乎在說夢話。“是,少爺。”賽巴斯欽笑著答道。手臂有輕微的酸痛感,看來胖了一點吧,賽巴斯欽心想,繼續走向臥室。
——————————————我是純情的分割線—————————————————
下麵就是以夏爾第一人稱寫的了~~~~~~


Part2
在凡多海姆家宅邸的時候,我時常會做這樣一個夢。

我面色安詳的躺在鋪滿白玫瑰的小船里,那樣的神情似乎沒有痛苦,似乎只是疲勞過後的小憩。船頭站著一個身著黑色燕尾服的高瘦男子。我隱約聽到他令人心安的聲音。他站在那裡話劃著漿,船朝著未知的地方前進。周圍有煙霧繚繞著,那男子的面容隱在霧裡看不真切,卻讓人無比熟悉。

雖然是在這樣充滿未知的夢中,但我卻能感受到片刻的安全感,是因為夢中船頭站立,并低語著的男子,還是因為那個陪在我身邊的賽巴斯欽。不得而知。

其實知道自己是不可以對誰有太多的依賴的。經歷了頃刻間失去所有,淪落到全世界都要與你為敵的地步,飽嘗了那些難以啟齒的恥辱折磨。留在心底的那份恨意是怎麼可能也不可能消逝的。但是,這些都教會了我,這個時候應該雲淡風輕的說一聲,是啊,就是這些造就了現在的夏爾。凡多海姆,對,還有,女王的忠犬。我可以冷靜的對別人說:“我,不需要同伴。”

如何面对欲望?如何拓展自己的世界?如何让拥有更强的生活的力量?如何不让自己别人替你悲悯?

我很不安,很多人都会不安,但是我特别严重谢。为了不让我的欲望在不安中,产生一种我无法把握的状态,所以我不让自己产生欲望。

可是,好像總在無意間想要依賴著那個人。那個我明 知只是因為和自己定下契約,才對自己表現的無微不至的人。真是可笑,想要相信,依賴,卻又不想被他察覺。

是不是,快要死去的人都會這麼感情脆弱。。。。。。

我疲憊的動了動身體,迅速從混沌的思想中清醒過來。聽到漿划動水波的聲音,感覺到自己應該是躺在什麽船上。我費力的睜開眼睛,看到船頭站的便是賽巴斯欽。他蒼白的面容,線條剛毅,嘴唇一張一合,緩緩道:“少爺,您醒了。”我輕聲應道。看到他左臂處空蕩蕩的袖管,才想起他在剛剛的打鬥里受了傷。不自覺的問出口:“賽巴斯欽,你還好嗎?”說完才覺得自己失態了。他臉上錯愕了一下,之後輕柔的一笑,“沒關繫的,我是少爺的管家。”之後便是長久的沉默。

傳想著未知的方向行進,我突然意識到現在的情景和夢裡無異,果然,該來的總是會來的吧。

船在什麼的地方停了下來。賽巴斯欽把我抱下船,走進一個院落裡。他把我放在院子的長椅上,周圍有低暗的灌木叢,頂上有幾隻烏鴉,它們的眼神有些不懷好意,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我淡淡的看著站在不遠處的賽巴斯欽,夕陽籠罩嚇得他有種別樣的美感,他周身都是那種自信與篤定的氣質。這個英俊的男人,我一直都不願承認其實自己總是默默的把它作為效仿的物件,我告訴自己是個大人,要冷靜,要沉著,要用大人的方式解決那些仇恨,要表現的得體,這樣才有資格站在他身邊吧。

他是個無所不能的惡魔,他擁有完成一切冤枉的力量。他可以讓我光鮮,讓我為人敬仰,讓我一夜成長。而這些所謂的一夕之間的改變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清楚下面的事情。只是現在的心情不如當初簽訂契約的平靜。不是懼怕死亡,只是習慣了有那麼個人陪伴著。呵呵,我什麼時候這麼脆弱了,本來就是一個人的重生,那麼也該一個人奔赴死亡吧。

“賽巴斯欽,你來拿吧。”我淡淡開口。

“yes,my lord.”他單膝跪下,模樣虔誠。

他慢慢走近我,那雙眼睛似乎是感到了靈魂的不安,漸漸變成猩紅。

“會疼嗎?”他撫摸我髮絲的手一聽停,之後向下。他冰冷的手指在我臉頰輕撫讓我讓我焦躁的心莫名的安定下來。

“有一點,不過我會輕一點。”他的手輕輕揭開我右眼的眼罩。我看到她雙眼裡我蒼白的臉和奄奄一息的微笑。

“不,就狠狠的讓我疼痛吧。”
。。。。。。

我感到有什麼東西從身體里被抽離出來,一些快樂、悲傷的情愫正在流失,然後被注入了一些東西。沒有想像中的疼痛。良久,我下意識的睜開眼睛,仍舊是賽巴斯欽的臉龐,他的臉上還有幾份玩味的笑容。我清晰的知道自己並沒有死。

“少爺。噢,不。應該是我的夏爾。我突然改變主意了,如果要靈魂的話,有的是機會。我好像很喜歡和你在一起呢,”他的嘴角又淺淺的笑意,自己跟他對視時,他眼裡却好像波瀾不興。“所以,給你一個新身份,惡魔夏爾。”他俯下身,在我身邊慢慢吐下這幾個字,濕潤的熱氣在耳邊。

“你在開玩笑嗎?賽巴斯欽!”我突然不可抑止的大怒,想要破口大駡。卻在下一刻,雙唇被另一張濕潤的嘴堵住,震驚之餘,舌尖乘虛而入,酥麻的感覺,想要反復的雙手被禁錮在他有力的大手裡。

對方直到我呼吸不暢,才意猶未盡的退出我的嘴裡。我紅著臉,胸口起伏不定。
賽巴斯欽其身上來,“夏爾,其實你是喜歡我的吧。”他語氣略顯驕傲,我沉默著,然後他用右手抱住我,之後輕輕歎了口氣。“我不知道要怎麼說,好像你把我召喚出來的那一刻,對上你那倔強的眼睛,看你明明害怕的要命,卻要像刺猬一樣豎起刺來保護自己,我好像就心動了。我不会好心的让你放下仇恨,所以我想既然你走不出你的绝境,那我就走进去吧。”我一时间没有办法消化他的意思。

“混蛋!”我咒骂一声,片刻的错愕之后他笑了出来,“为什么这种事情我要最后知道。”

他揉揉我的头发,道:“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只要知道我的心意就好了。”我不知道以前的那个我会不会迟疑,也不知道将来的自己会不会后悔,但是,现在,我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在一起。

Till the end.


P.S:貌似还是把资深腐女蓉蓉雷到了。。。。。。我少女的心啊。。。。。。只能被人萌。。。。不適合萌別人。。。默